您当前的位置 :永安新闻网 > 经济新闻 正文
老马讨薪记:回家过年,工资去哪儿了?
2019-10-10 14:37:43

  

  1月8日,在山西太原市小店区西温庄乡西贾村,讨薪的农民工聚集在一起烤火取暖。身后,就是他们辛苦了3个多月的建筑工地。新华社记者 燕雁 摄

  “我只想要回我们的工资,然后回家过年。”老马一根烟接一根烟地抽着,满面愁容。工资从2014年欠到2015年,眼看快过年了,还没有着落。“下面的工人每天到我家门口来要钱。”最后,老马只能跟被欠薪的工人代表一起到位于杭州的浙江昆仑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仑公司”)讨个说法。

  总有那么一群人,在年底欠薪高发时段,苦苦追问早该到他们手上的工资去哪儿了。

  在昆仑公司位于杭州总部附近招待所房间里,记者见到了一脸憔悴的老马。他已经在这里住了5天,不知道接下去还要住多久。在这间弥漫着呛鼻烟味的房间里,老马向记者细细讲述艰难的讨薪路。

  老马和老邵都是河南周口人,2000年前后从老家出来认识了搞工程的杨顺。因为杨顺路子广,老马常通过他的介绍揽到工程。2013年初,杨顺作为公司下属鳌江蓝田地块项目经理将老马推荐给建筑单位,让他承担温州平阳某小区的地下室防水工程一标段和二标段的工作。

  “因为认识很多年,都是朋友关系,当时就只是与对方签了简单的书面协议。”老马说,2013年4月份工程开始,进行到2014年9月,因为建筑单位没有按照进度支付材料款,协商中途退出,退出时签了临时协议。

  记者看到这份书写潦草、并不规范的临时协议:双方协商2014年11月至12月,共支付两次,将欠款全部付清,结算中排除支款(预付了8万元材料费)。双方签了字盖了章。

  “二标段欠了52万元,一标段欠了40多万元。两个标段分属不同的建筑单位。”从温州到杭州再到上海,老马就追着这两个标段的建筑单位负责人夏总和袁总。“快过年了一分钱都没拿到。”

  老马跟工人们说,要等到工程款到账才可以结算工资,现在只能每个月发一些生活费,保证大家的基本生活。而老马告诉记者,“这些生活费也都是我自己掏腰包垫付的。”

  就这样,工人们每个月领取几百块生活费,就盼着工程结束,一次性领回他们该有的工资。然而半年时间过去,除了一开始的预付款,老马一分钱都没有从建筑单位拿到。时值年底,为了工资,工人们都着急了,频频去老马家堵门。

  而老马只能天天打电话,拉横幅……这些人一会说在上海,一会说在杭州,今天关机明天关机……老马说,光要账自己就已经花了一万多元。

  记者致电一标段建筑商老夏,他承认开发商昆仑公司按照合同已经支付40%的进度款,但他仍旧表示没钱,“钱都投资到工程里去了。”他承诺工人人工费6万元年前一定会付,但是材料费开发商不给,他们也不给。“有的工人工资被欠了一年多,你们才欠半年。”电话那头夏总说。老马认为,当时已经说好包工包料,不存在人工费和材料费分开的说法。

  针对欠薪的问题,记者致电昆仑公司温州平阳鳌江该项目的负责人杨顺,截至记者发稿时电话一直未能接通。昆仑公司方面表示,在温州的项目由那边的项目部负责,他们并不知情。

  浙江省楷立律师事务所律师朱炜表示,欠薪的工人如果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可以通过申请劳动仲裁来确定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一旦确定了,即可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

  温州平阳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负责昆仑公司该项目的经办人陈汉雨表示,他们已经受理了该项目当中的欠薪投诉,正在按照程序处理,经过协商已经支付了一大部分拖欠的工人工资,剩下的工资公司承诺在2月初会结算清楚。但目前,老马仍未得到任何拖欠的工资,甚至没有机会跟该项目的相关负责人直接沟通。

  同时,陈汉雨建议,遇到欠薪要注意收集相关证据,比如工程量清单、班组证明等。如用人单位存在拖欠工资等违法行为,应及时向劳动保障监察执法部门或所在社区劳动保障监察窗口投诉。


相关阅读:
炸金花 www.604134.com
相关新闻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永安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永安日报社永安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